龙江资讯网   
危急、悬疑、暴烈,忻钰坤新作《暴裂没有声》拷问了什么?

昨晚在影院看完以后,就感觉这部片子有不少值得回味的地方。而这种回味的感到,让我感觉《暴裂没有声》是一部异常“妙”的片子。

《暴裂没有声》处置惩罚得“妙”的地方,最显著的在两个方面:

一是人物角色的刻画,即使是戏份异常少的姜武部下(金链小哥)、餐厅老板(年夜块头)以及面具小孩,均有其鲜明的特点,能够令观众留下印象。而主演宋洋、姜武、袁文康以及谭卓,则更是从进场到结束,均有十分鲜明的性格特点。

宋洋的没有声、眼神、行走时的力量、斗殴时的坚韧,均表现了这样一个底层人物为寻找儿子所具备的韧劲,却也在他瘫坐在石头上、站在荒芜山丘的举目四望中,转达出一种没有奈的悲惨;

姜武的吃西红柿、吃羊肉火锅、拉弓射箭、看待对手甚至部下的暴力,均折射出这小我物近乎冷血的狠劲;

袁文康的眼神不定、心神不宁、畏畏缩缩,即使无台词也体现了这小我物内心的纠结与怯懦;

谭卓在为数不多的几场戏里,通过突如其来的眼泪婆娑,将一个普通妇女、浑厚母亲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看完这部片子,你会对这些角色留下深切的印象,这是影片对人物性格塑造的胜利之处,还是导演对人物角色拿捏的妙处——通过简洁而细腻的细节表现,诠释出每个角色的特点。

另一方面,则是影片的气氛营造。荒芜凋敝的天然环境,自己就衬出了一股肃杀的气氛。而在迟钝的镜头运动里,一股躲藏在人物关联里的危急与未知,又增强了影片的悬疑气氛。加上剧情自己谋划好的悬疑感,音乐烘托出来的紧凑感,均异常好的增强了影片的气氛。

但其实,影片最妙的的地方,还在于那个被暗藏的“事实”。

相关文章: